思明文明网

您当前的位置: > 学习之窗 > 正文

工作坊激活社区治理“一盘棋”

 
来源:厦门日报
      
2016-06-27 16:15:00
      
字体大小:[大][中][小]
4909940

  被称为中国“最文艺渔村”的曾厝垵文创村路口,有一座“最文艺天桥”——渔桥。

  犹如一条鱼的骨架,又似一艘渔船的龙骨,渔桥灵动的线条在蓝天碧海的掩映中,成为环岛路又一处亮丽风景。

  渔桥的建设,不仅解决了曾厝垵的过街难题,也充分体现了海边渔村的韵味,成为曾厝垵的“地标”。

  这,就不得不提到思明区社区治理创新的一大创举——工作坊。

  近几年随着曾厝垵声名鹊起,商业业态低端、违章建筑增加、公共环境恶化、基础设施缺乏等问题日益凸显。思明区改变传统思路,创新性地引入工作坊,让第三方专业力量参与,发动群众开展公共环境的改造提升、公共秩序的自治共管以及共同精神的凝聚培育。

  工作坊中的专业第三方团队,由香港理工大学、中山大学以及厦门大学的规划、建筑方面的专家学者组成,在他们的主持下,通过31次实地走访,1100份问卷调查,17场座谈会,在协商中凝聚多方共识,形成包括空间环境提升、社区自治共管等系列方案。渔桥便是其中的一项成果。

  如今的曾厝垵“破茧成蝶”:居民收入提高、产业发展繁荣、治理方式理顺。通过工作坊,在以村民为主的业主中成立了业主协会,在以外来文艺青年为主的商家中成立文创会,在此基础上,形成了以社区党委为核心、在地社会组织共同参与的一核多元的治理模式。

  尝到了工作坊的“甜头”,思明区开始把这一社区治理机制复制到了其他社区。在鼓浪屿,在老剧场文化公园,在老旧小区改造提升项目中,工作坊给所到之处带来了显著的变化。

  通过工作坊,鼓浪屿更加迷人了;通过工作坊,老城区有机更新了;通过工作坊,老旧住宅焕发新颜了,群众的获得感增强了……一个小小的工作坊,激活了社区治理“一盘棋”。

  文/本报记者 吴晓菁 吴燕如

  图/本报记者 王协云(除署名外)

  案例1

  曾厝垵空间环境整治工作坊

  留住“文青”唤回居民

  渔桥的建设,不仅解决了曾厝垵的过街难题,也充分体现了海边渔村的韵味,成为曾厝垵的“地标”。

  “文青”杨红,曾厝垵“花谜道”羚羊客栈的主人。曾经,她只是想在这里待上两年,如今已经整整五年,这让她自己都感到惊讶。让杨红萌生长期居住念头的,得益于曾厝垵空间环境整治工作坊。

  从经常“宅”在客栈里到热心曾厝垵的空间环境改善,杨红是工作坊的受益者,也是参与者。

  “三年前,随着游客的大量涌入,过度商业化的曾厝垵让人心疼。”杨红回忆说,工作坊的进驻让她心里踏实不少,“工作坊让我看到了曾厝垵发展的方向,让我看到了未来的路。”当时,作为商家代表,杨红参与到工作坊中,表达出自己的内心想法。

  从“渔桥”的建设到街巷导视牌的设立,从成立业主协会到聘请社区规划师……看着群众的点子在工作坊的推动下,逐一变成现实,杨红很开心。

  让杨红印象最深刻的就是“渔桥”的建设。她说,工作坊进驻的时候,很多人提出要建设过街天桥,“短短几天,工作坊就拿出了‘渔桥’的方案,不管是造型,还是功能都满足了大家的需求,所有人都很满意。”

  她说,在提意见、参与改造的过程中,自己的身份也慢慢发生转变,从外来户变成了曾厝垵的新村民,“我又闻到了文艺的气息,现在不打算离开了。”

  工作坊改变的,还有村民曾向代。作为土生土长的曾厝垵人,他选择从国企辞职回家创业,经营起了民宿。“我爱曾厝垵,是工作坊改变了我的想法,让我知道,为了曾厝垵的未来,我们自己也能做点什么。”

  “花谜道”便是曾向代回家创业两年多来最得意的“作品”。在“花谜道”这条300米的小巷里,19个商家和17个房东决定“抱团”发展,在思明区“以奖代补”政策的鼓励下,大家对社区进行“微改造”,小巷子的风景越来越迷人。

  “我们还想为‘花谜道’设计一个标志性树木拱门,让它成为曾厝垵新景点,也让曾厝垵环境更好,吸引更多人来。”曾向代期待地说,“引入工作坊后,我感受到了居民参与社区建设、治理的快乐和获得感,在协商共治中,我对社区未来发展有了准确的目标。”

  去年年底,曾厝垵二期工作坊已经启动,目前已形成初步方案。滨海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,接下来将广泛征求居民意见,敲定方案后,推动实施,接下来还将把这一社区治理机制引入到黄厝溪头下的改造提升中。

  案例2

  鹭江街道共同缔造工作坊

  让老商铺自发“微改造”

  鹭江老剧场文化公园周边商家掀起“微改造”的热潮。(思明区鹭江街道供图)

  大元路27号的老字号“芋包王”,最近贴出了“装修升级”的告示。虽然要停业两个月,但“芋包王”的老板,33岁的王志杰更多的是兴奋和憧憬——不久之后,这里将变身“闽南茶楼”。

  老剧场文化公园及大元路是鹭江街道“美丽厦门共同缔造”工作坊的试点。从2014年8月老剧场文化公园的建设开始,工作坊开始进驻,大元路的商家掀起了“微改造”的热潮。

  原本和老剧场文化公园格格不入的破旧店面自行改造,政府不仅以奖代补,还提供专业设计方案,老街区活跃着有机更新的细胞。

  同安封肉店、赖厝埕扁食、吉治百货……在看到周边“邻居”改造的效果后,王志杰也萌生了愈发强烈的改造意愿。“我想把店面改成有老厦门情怀的闽南茶楼,但要怎么改,我也没头绪。”王志杰说,华侨大学的设计团队给了他很多专业的意见,最终形成了设计方案,“现在的方案我很满意,以后一楼店面我还要设置一面文化墙,让顾客可以了解更多的闽南文化。”

  说起店面即将发生的变化,王志杰夫妻赞道,“感谢工作坊,要不是有专业的设计师来帮我们设计,我们的想法没那么快成为现实。”

  工作坊的进驻,不仅改变了王志杰的经营理念,也增进了王志杰和周边商家的关系。他感慨道,他的收获很多,不仅经营环境改善了,左邻右舍的关系也更好了,现在已经不再是以往“单打独斗”的经营方式,大家都会向自己的顾客推荐周边热门的小店。

  “我还要带动周边商家一起进行改造。”王志杰充满信心地说道,“大家一起振兴大元路,让大元路越来越有老厦门情怀。”

  “工作坊专业介入,政府以奖代补、居民积极参与、业主自我改造,不仅留住了乡愁,传承了文化,还更新了城区。”鹭江街道党工委书记占兆文表示,工作坊的机制,让政府、第三方、商家、居民等多元主体一起参与,协商共治,改变了以往政府单方面推动、大包大揽的方式,提高了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热情,让邻里关系更加和谐,干群关系也得到重塑。

  案例3

  鼓浪屿共同缔造工作坊

  参与整治提升 架起一座心桥

  新

  鼓浪屿龙头路又恢复了原来的风貌。

  旧

  鼓浪屿龙头路沿街建筑以前广告牌扎堆。(思明区供图)

  陶立克柱式、科林斯柱式、爱奥尼克柱式……如今的鼓浪屿龙头路,已经不再是从前广告牌扎堆的乱象,呈现在眼前的,是被最大程度还原恢复的风貌建筑。

  令人赏心悦目的,还有鼓浪屿重新规整后的广告店招。每家商铺的广告店招放在相对一致的水平位置,不再忽高忽低、忽大忽小。

  这一变化,同样是鼓浪屿共同缔造工作坊努力的成果。去年7月起,工作坊进驻,由中山大学、清华大学、厦门大学、华侨大学专家组成的团队来到鼓浪屿,探寻鼓浪屿的发展愿景和社区内涵,寻求岛上居民、业主、商家、游客、社会组织、街道等多元主体的最大共识,共同参与整治提升工作和鼓浪屿申遗活动。

  作为鼓浪屿家庭旅馆商家协会会长、鼓浪屿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、鼓浪屿公共议事会成员,董启农当时很期待工作坊的进驻。

  “工作坊的进驻,化解了群众的不理解,也减小了整治提升工作的阻力。”他还记得,当时师生围绕鼓浪屿的历史格局演变、空间结构与交通、公共空间与公共服务优化、旅游指引系统、社区提升、龙头路立面改造等方面,开展调查、座谈,根据居民、商家的意见、需求,反复修改方案。龙头路就是工作坊的试点街区,通过实地调研考察,逐户逐店提出详细的设计方案。

  在鼓浪屿居住了60多年的董启农还向师生们上了一堂课——鼓浪屿的历史,“正确理解鼓浪屿历史,有助于他们的工作。”

  对工作坊机制,董启农称赞有加。在他看来,工作坊的专业力量,改变的不只是鼓浪屿的建筑外立面,还在政府和居民群众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,“让专家、学者和居民直接面对面进行沟通交流,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在一场场座谈会上进行讨论,大家一起参与,进行协商,逐渐达成一致。”

  对鼓浪屿申遗的核心要素进行整治,也是工作坊的重点工作之一。海坛路58号的“大夫第”是56个核心要素之一,这处1300多平方米的老宅,是建于清嘉庆年间的大夫第,至今已经住了八代人。

  在工作坊的努力下,这处老宅正发生着可喜的变化。庭院路面铺上了崭新的红砖,原本破败的景象已经成为历史。主人陈秀玉感慨道,“通过工作坊,让我的家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,恢复往日的模样。”

  【亮点】

  工作坊三大创新

  在工作坊中,从政府、群众到专业人士,每个人的角色都发生了转变,正是这样的转变,更好地实现了协商共治,这也是工作坊的“三大创新”。

  政府从“台前”走到“幕后”,以往政府多是大包大揽的“台前”角色,而工作坊中的政府走到了“幕后”,变身为工作坊的发起者和引导者,承担协调保障,为开展工作坊提供相关的政策指引、场地支持、活动保障等,强调协商的多元化,从“单向指令”变成“双向互动”,实现了治理方式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的有机统一。

  群众从“旁观”到“核心”,居民、社区组织、商家、驻区单位等各利益相关方纳入工作坊参与主体,各利益相关方广泛参与,群众成为工作坊参与的主体,主人翁意识明显增强。

  专业人士从“权威”到“伙伴”,对于群众而言,专业人士传统上往往掌握“话语权”,但在工作坊中,则变身为群众的“伙伴”,倾听群众意见,帮助群众出谋划策,实现上情下达和下情上达,打开了政府与群众间的“心墙”,架起二者之间沟通的桥梁和平台。

  【原声】

  思明区委书记游文昌:

  工作坊“筑渠引水”

  寻求“最大公约数”

  思明区提出的“社区参与式治理工作坊”,就是让多元主体参与进来,让协商共治运转起来。工作坊,有人会误解为它只是单纯的规划作用。实际上,工作坊不仅是一种工作方法,而且是一个多元互动的过程,是一个协商共治的过程,是推动社会治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的有益探索。

  “社区参与式治理工作坊”主要是由政府发起引导并做好协调保障,由专业第三方主持,围绕群众的问题和需求,梳理出群众关心的共同议题,这是民意的基础。以调研、咨询等多种形式确保各利益相关方的广泛参与,寻求各方利益的“最大公约数”,形成具有共识性的成果,在落实中进一步发动群众参与共建共管。

  形象地说,工作坊具有“筑渠引水”的功能。它是一种创新,通过它,居住环境改善了,房前屋后更加“美丽”;人际关系改善了,左邻右舍更加“和谐”;参与意识改善了,主人翁意识更加“浓厚”。

  工作坊重塑了居民的社区认同,实现了生人社区到新型熟人社区的转变;重塑了干群的良好关系,实现了“你、我”到“我们”的转变;重塑了政府的治理体系,实现了大包大揽到多元参与的转变。

  我们还培育了一批社区规划师队伍,孵化了一批社区自治组织,建构了一批自治共管的规章制度,形成了一批社区治理模式。

  下一步,思明区将加强培训一批能够做第三方的专业团队,培训一批“社区规划师”。工作坊还将和社区书院相结合,在社区书院展示工作坊成果,推动群众协商共治,政府全力做好保障,让社区治理做得更好,提升群众信任度。此外,思明区还将重点在城中村引入工作坊,结合实际,不断完善社区治理模式。

  华侨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费迎庆:

  工作坊机制

  可复制推广

  作为厦门的中心城区,思明区创新引入工作坊机制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探索和实践,从目前的成果来看,做得还是很到位的。我加入工作坊已经有一年的时间,从老剧场文化公园到鼓浪屿,这几个项目的成功改造提升,让我们看到了工作坊机制是可复制、可推广的。

  作为专业的第三方,我们在政府和居民之间搭建了沟通的桥梁,以学者的身份介入提供技术支持,结合居民、商家的需求,站在政府完善产业发展规划的角度,共同制定社区可持续发展规划,以专业的规划设计方案呈现,这样使规划设计方案更契合实际,更容易让居民和商家认可。在规划设计中,我们提出科学建议和意见,同时让居民商家参与,也有助于培养在地的“社区规划师”。

  “社区规划师”纪宏跃:

  有经验有实力

  工作坊推动力强

  我在曾厝垵出生、长大,我爱这个社区,也亲眼见证了一个城中村演变成厦门人气第一的旅游景点的全过程。回想起2012年这里的游客暴增,使社区规划基础薄弱的曾厝垵有些吃不消,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也有做过一些努力但收获甚微。直到工作坊进驻以后,为曾厝垵做了许多在我们看来是不可能的事情。比如渔桥的建设,没有工作坊的推动、政府的支持,这座天桥是不可能建起来的,也不会建得这么文艺。

  工作坊的第三方专业团队是一支有经验、有实力的队伍,设计前先对曾厝垵进行详细的调研分析,拿出设计方案后,组织社区规划师开会交流,通过不断交流和碰撞,使每个方案都得到最好的呈现。作为社区规划师,我很乐意为社区的建设、治理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制作